熔喷布众生相:口罩厂断供,黑作坊“加班加点”_头条_央财网
财经信息专业门户!
登录快速注册
您当前位置:央财网 >> 头条

熔喷布众生相:口罩厂断供,黑作坊“加班加点”

2020-04-16 14:38  来源:央财网  作者:赵晶 阅读: 262
在供给端,以国企为主力的正规供给远远不足,且纷纷采取定向供应、对内供应的策略,口罩与熔喷布产能的扩张并不一致:相较口罩设备,更长的投资周期、更高的建设成本以及对疫后产能过剩的担忧等,使熔喷布很难像口罩一样遍地开花。

2020年疫情发生后,最紧缺的是什么?当然是医疗物资,想必大家很长一段时间都买不到口罩,要不就是“天价”!

“厂里熔喷布已经见底,五个人分头找货,这两周跑遍了全国,只要有货,不管多远都去,从南阳跑到上海,又到江苏、浙江,然后又到天津,报各种价位的倒爷都有,但最后要么没货,要么是假货。”

与此相伴的是熔喷布价格再度疯涨:往年每吨2万元的这一小众产品在今年3月一度突破50万元,随着国内疫情好转,熔喷布价格一度暴跌15万,但在近日又创出了接近60万每吨的天价。

在此背后,是大量企业转产扩产口罩带来的需求井喷,随着国内外疫情的蔓延,全国口罩生产企业已超5000家,大量企业纷纷加入破解“口罩困局”的大军,仅2月1日至3月3日,全国经营范围含“口罩”的企业就新增3112家,转产口罩的企业缺少稳定的供应,竞价哄抢熔喷布等材料。

在供给端,以国企为主力的正规供给远远不足,且纷纷采取定向供应、对内供应的策略,口罩与熔喷布产能的扩张并不一致:相较口罩设备,更长的投资周期、更高的建设成本以及对疫后产能过剩的担忧等,使熔喷布很难像口罩一样遍地开花。

而在供给的灰色地带,市场野蛮生长,近期数以万计的中小企业,甚至小型作坊进入了熔喷布生产领域,成为大量中小口罩企业的供货方。被戏称为“熔喷布之乡”的江苏扬中近期开始重拳整治劣质熔喷布市场,祭出了严厉的“三个一律”,这释放了政策开始收紧的信号,并搅动着灰色熔喷布的供应市场。

市场缺口巨大,利润红得发紫。相比上一轮熔喷布找不到货而大幅涨价,此轮涨价过程中“似乎并不缺货”,微信群、朋友圈中遍地都能看到熔喷布的货源信息,而这是倒爷与骗子驰骋的“生意场”。

无米下炊的转产者

刘忠介绍,他的口罩工厂拥有一次性医用口罩生产线10条,日产能100万只;N95医用防护口罩生产线5条,日产能20万只,熔喷布日需量就达到1.5吨。大概从两周前,熔喷布供应开始收紧,一周前几乎从市场上买不到货了,而其工厂的库存在本周即将告罄。

与此同时,年前价格稳定在2万元每吨的熔喷布价格也持续暴涨,“2月底已经炒到了50万吨,后来降了十几万,现在又炒到了60万,整个市场已经接近疯狂了。”刘忠说。

作为刘忠的亲戚,张义研在河北廊坊经营着一家医疗器械公司,从3月开始转产口罩,然而生产线刚刚铺好不久,就迎来了这场熔喷布供应之困。

“之前给我们供货的天津泰达,现在已经供不了货了,病急乱投医,我们不得不满世界去找熔喷布,哪里有货跑哪里看,可要么是没货,要么是被‘跳票’,这两周遇到的坑超过了前半辈子遇到的。现在工厂已经无米下炊了。”张义研说到。

尽管还有部分库存,安徽天泽防护用品公司的负责人刘强也加入了抢购熔喷布的洪流,“手上还有些货,大概能维持一周多的量,可我有6条生产线,每个月消耗量达到了20吨,而现在周边的口罩厂商都在囤布,我怕现在不补货的话,一周以后更是买不到了。”

刘强表示,他正找各种渠道希望能补20吨的货,但价格上很难谈得拢,“50万左右每吨我会考虑,再往上就太贵了。”

在他看来,近日熔喷布价格疯狂上涨,一方面是正规的供给远远不够,另一方面,就是下游大量企业转产口罩,需求井喷。

中国产业用纺织品行业协会在其官网文章中指出,口罩生产企业激增,是熔喷布等原料被重金“哄抢”的重要原因。受国内外口罩需求猛增、市场红利巨大和政府鼓励政策等因素的影响,除了口罩生产企业不断扩能增产外,很多跨行企业也纷纷加入破解“口罩困局”的队伍。

有数据显示,2020年2月1日至3月3日,全国经营范围含“口罩”的企业新增3112家,而全国口罩生产企业数量超过5000家。

值得注意的是,众多口罩转产企业并没有稳定的供货商,在口罩丰厚的利润刺激下,近期大量涌现的口罩厂不惜高价买布,这刺激了口罩生产商的囤积原料和中间商的倒卖行为,助推了熔喷布的供应紧张。

福建一家刚刚转产口罩的企业正是遇到了这一问题,其厂长熊易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其周边企业大量转产口罩,熔喷布、无纺布、热风棉等材料价格都出现了暴涨,而作为口罩的核心,熔喷布更是面临断供的问题。

“工厂在3月份开通了4条生产线,我们还计划再加开2条产线,不过现在产能全开一天就需要0.5吨熔喷布,而存货仅够维持本周的生产。”

熔喷布企业的担忧

由于转产时间较短,规模也不大,张义研选择与南阳的刘忠一起通过正规渠道申请熔喷布,后者规模更大、资质也更深,以期提高“中签”比例,“排了很长队,材料已经提交了,但还没音信。”

张义研介绍,从政府统筹的正规渠道获得熔喷布需要办理各种手续,由政府开具公函,此后就是漫无边际的等待。

刘忠则向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其从中石化获得熔喷布的几率并不大,“我们打电话问中石化好多次,说法都是一样:问我们是否有公函,我们有市级的公函,对方说不可以,必须是省级公函,也就是由省级指定的口罩厂商,才能凭公函找他们拿货。”

据悉,不论是正规渠道,还是倒爷渠道,要想买到熔喷布,“三证一函”(营业执照、医疗器械生产许可证、医疗器械注册证,政府开具的提货公函)是最基本的要求,此外不少地方还需要提交熔喷布需求信息汇总表、不倒卖承诺函、产品检验报告以及生产车间照片等材料。

福建厂长熊易三月末刚刚办好了所有材料,政府公函也正在开具中,但其对从中石化拿到货也并不抱希望,“证件都齐了,但中石化的关系还没找好,只能先从其他地方找货了,我们不要进口货,有检验报告就行。”

张义研表示,目前国内熔喷布的主要来源集中在国企,民营企业生产的熔喷布数量很小,质量也参差不齐。当前熔喷布存在巨大市场缺口,国企大多是内部供应或定向供应,由政府统筹,不直接对外供货,这使得大量中小企业、民营企业,尤其是转产企业无法获得充分供应。

国资委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3月底,中央企业熔喷布日供应量达到42.5吨,仅用半个多月时间实现了翻番。中央企业已累计生产供应超过1000吨熔喷布,可供生产10亿只医用口罩。同时,中国石化、中国石油新建20条生产线将从4月份起陆续达产,届时中央企业熔喷布日产能预计将提升到每天70吨以上。

不过对数以千计的口罩工厂而言,这无异于杯水车薪。巨大缺口之下,中国石油对其生产的熔喷布采取定向供应策略,以保证中国石油的口罩生产企业为主,主要供应大庆石化、抚顺石化、兰州石化等内部口罩生产企业。中国石化也在其官微上强调,其熔喷布均为“定向供应”。

不少地方也出台措施,限制本省熔喷布对外供应,比如,浙江省印发的一份《关于对熔喷布等原材料实行统一调配的紧急通知》就列出了该省13家医用口罩生产企业以及15家重点转产口罩生产企业,要求省内9家重点熔喷布生产企业的原料供给要先保医用,后保民用,停止向省外供货,以确保本省企业的需要。

熔喷布产能为何一直无力扩张?国泰君安期货能化商品首席研究员张弛介绍称,熔喷布生产设备一般订购国内的到货需要3个月左右,而进口到货需要半年时间,其投资额一般在800万-1000万,在熔喷布生产上还需要进行驻极处理,因而需要驻极设备。这些设备短时间也没有那么大的出货量。

中国产业用纺织品行业协会材料指出,与口罩生产线相比,熔喷非织造布设备投资大,建设周期长(至少3-4个月,正常要超过半年,加上调试,正式达产的时间更长),生产工艺相对复杂。且疫情一旦结束,口罩需求将大幅回落,产能过剩的预期也使熔喷布生产企业不敢加大投资,致使目前的供需关系紧张的情况长时间难以调和。

河北一位熔喷布企业技术员工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国内提供熔喷布成套生产设备和关键零部件的厂家并不多,熔喷布设备的制造与安装都比口罩机要复杂得多,对厂房要求也很高,职工也需要专门培训,很难像口罩机一样,一夜之间“遍地开花”。

“口罩设备一套也就几十万,眼下这行情口罩机跟印钞机一样,即便疫情过后卖不掉还有政府收储,他们自然会开足马力生产,而熔喷布投资成本动辄上千万,疫情过后没有这么大的需求,所以扩产的动力并不高。”

据中国产业用纺织品行业协会统计,2019年我国熔喷非织造布总产量约5.5万吨,同比增长2%,正常情况下,每年用于口罩生产的熔喷布只有1万吨左右,其市场需求长期较为平稳,国内能够生产熔喷布的大型企业也并不多。

扬中强力整治黑作坊

扬中本地人李众成了岳母口中“胆小、没出息”的那拨人,近两个月,其朋友圈已被劣质熔喷布刷屏轰炸,而他所在的这个以河豚闻名、此前并不生产熔喷布的的长三角小岛也被业内不乏戏谑地称作“熔喷布之乡”。

“几乎全民参与,以至于正常的工厂生产都接近停摆了,想找人按个空调都难。我认识的人中超过一半都满怀激情地投身到‘熔喷布’的行业中去了,胆大有钱的买机子自己弄;有钱胆小的,倒倒厂房和设备;没钱胆小的,天天朋友圈转发,倒原料和成品。而没钱胆大的借钱买机器做,我认识几个都是倾其所有,甚至全家族举债弄这个的,都赚大发了。”

李众隔壁的厂老板把厂房租给个人生产“熔喷布”,每台机器一天收租4000元,电力不够,自己还上了发电机及箱变电站。“你见过哪个产业的租房租金是按一台一天算的?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个做一天算一天,全民疯狂,机器、喷头、滚筒、安装、原材料全都涨价至少五倍,因为金钱的刺激,老板们可以几天几夜不睡觉。”

家庭作坊式的生产更是触目惊心,李众介绍,地下黑作坊遍地都是,村里作坊没日没夜发出刺耳的轰鸣声,满车间都弥漫着塑料熔化后的烟雾。

4月10日晚,江苏扬中市开始整顿、规范熔喷布生产企业秩序,掀开了劣质熔喷布产业的冰山一角。

根据扬中市场监管局公布的数据,截至4月10日,扬中登记注册的涉及熔喷布生产、销售的企业为867户,这800余家企业几乎全部是在疫情发生后新注册或变更经营范围的。同时,由于大量规模以下企业和个体经营户的存在,扬中熔喷布的实际产能难以统计,据估算日产能约70吨左右。

一位PP(聚丙烯)供应商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这些劣质熔喷布生产企业大都使用山寨机选用PP2040等价格更便宜的聚丙烯纤维料来生产所谓的“熔喷布”,但实际上这一般是用来生产无纺布的,正规的熔喷布需要1500熔喷级纤维料,但两者价格悬殊,前者价格暴涨后也只有每吨2万多,而后者则要5万多。而这些达不到过滤级别的口罩大多数用于内销。

张弛介绍,劣质熔喷布因为使用的是普通纤维料,熔融指数不达标,导致所生产的纤维较粗,进而导致织出来的熔喷布阻隔效果较差,难以达到正常熔喷布的防护效果。另一方面,劣质熔喷布因为没有驻极处理,所以也就没有静电吸附功能。

而熔喷布之所以成为口罩之“芯”是因为极其致密的结构和静电吸附功能,能够有效阻隔病毒和细菌。而劣质熔喷布基本无此功能,与普通无纺布口罩无异,仅有防尘功能。

对于这种劣质熔喷布,扬中祭出了严厉的“三个一律”:利用家庭作坊进行生产的,一律取缔;没有合法合规生产经营手续的,一律关停;存在安全隐患、环保不过关的,一律停业整顿。4月10日,扬中部署对全市五大卡口出扬中车辆登记检查,对所有车辆运载的“三无”熔喷布产品依法查扣,送产品质量鉴定。截至11日上午,扬中交警部门共查扣熔喷布运输车30余辆。

不过,张弛介绍,扬中并非国内唯一的劣质熔喷布源头,有资讯机构调查,近1个月来,有近10万家小型作坊开始进入熔喷布的生产领域,这些小作坊散布在全国各地。扬中整顿后,这些作坊又转移到了安徽、江西、山东等各地。

劣质熔喷布尚未“偃旗息鼓”,一个重要的信号就是其原材料价格仍在大涨。由于大量不法商贩用普通设备和纤维料来生产质量不达标的熔喷布,神华2040牌号的纤维料价格从2周前的7000元/吨上涨至25000元/吨,上涨3倍,上海赛科纤维料价格上涨幅度更为惊人。

不过,扬中的严查也起到了“敲山震虎”的作用。钟飞的检测机构此前以跑道检测为主营业务,近日新增了口罩与熔喷布检测业务,他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扬中严查之后,各地对于口罩和熔喷布的市场管控越来越严,没有产品检测报告的企业将面临重罚,而只需9000元即可开具的检测报告或能成为无证企业的一张“救命符”。

在他看来,近日熔喷布价格大涨正是各地规范熔喷布市场的一个结果,“很多下游的口罩企业,尤其是不太正规的小企业,以前用的就是这些不合规的熔喷布,现在要清理这部分产能,正规厂商的产能当然满足不了。”

倒爷多过口罩商

“熔喷布现在一天一个价,有资质、有提货函的大企业直接去中石化,能拿到价格35万的99级别熔喷。没有资质的小企业、小作坊基本上拿到转了不知道多少手的99熔喷(都是打着中石化的旗号),基本都在55-60万,这里面的利润红得发黑。”一位业内人士感叹。

在回应21世纪经济报道“是否供应熔喷布”时,晋江兴泰无纺制品厂的一位负责人明确表示不供应,但电话挂后不久,21记者就收到一个电话,“兴泰的熔喷布要不要?现在报价60(万每吨),一礼拜以后有货。

中国产业用纺织品行业协会指出,在熔喷布供应紧张并短时间难以调和的情况下,出现了一批倒买倒卖、囤积居奇、哄抬价格的中间商。有些人拿着没有驻极、不能用于口罩过滤层的熔喷布卖给新上线的口罩企业(使用没有驻极的熔喷布口罩过滤作用只在20%左右),更有甚者拿着纺粘布冒充熔喷布倒卖获取暴利。

刘忠表示,2-3月份,熔喷布也经历过一轮供应紧张、价格上涨,但这一轮价格上涨却和此前并不相同,“之前是找不到货,但这次似乎到处都是货,微信群中遍地都是倒爷、骗子,动辄都说自己有几百吨的货,但这远远超中国所有企业的产能,没法相信。”

通过微信群互加微信后,倒爷李立向21世纪经济报道卖力地推销着他的熔喷布,“中石化175mm 25g 99BFE的50吨,在走审批了,一个工作日可以拿到提货单,57.5万一吨。广西南宁自提,有验资视频就行,其他都不要,出了提货单才打款,42万每吨走中石化对公,有票;其他对私的无票。”

他发来的一份《熔喷布居间服务协议》显示,他负责促成企业同中石化及其关联企业签订一定吨位的熔喷布(99-175-25标准)采购合同,并从中抽取一定的居间费用,但所有交易信息均为商业秘密,双方均负有保密义务。如因委托人自身原因导致合同违约失效,居间人方有权不予退还已支付的居间费用。

李立向记者确保,他能按时拿到这批货,“你也要抽成的话就把价再报高些好了。”

在多个熔喷布微信群中,倒爷储新都异常活跃,每日发布货源信息无数,朋友圈更是频频更新熔喷布“提货视频”,但在21世纪经济报道以口罩商身份与其闲聊时,他却颇为沮丧,“这么多群里真正买布的没有几个,都是倒货的,你也不完全就是买布吧?

储新表示,由于价格每小时都不同,不少口罩企业开始是要买布的,但拿到货后不去生产,倒手一买,利润马上落袋,何苦再去产口罩呢?

“今天49(g)的99(熔喷布)还没面世就没了,下定金的多数都是炒家,这就是个炒作的游戏,玩得好的一般都是倒货的,因为没啥顾虑,反倒是做企业的顾虑和纠结很多。一定要注意,千万别成了最后一波韭菜,而这就看谁的消息灵通和眼光独到了。”

骗子横行套路多

作为几乎所有倒爷口中的“供货方”,中国石化近日发布严正声明,疫情防控期间,中国石化生产的熔喷布产品,按照统一部署,协同地方政府相关部门,向相关单位定向供应,未委托任何单位或个人销售。

声明称,近日,网络上出现假以中国石化等名义的单位或个人,以所谓的预约登记、申请采购、承诺回购的形式,招摇撞骗、虚假出售中国石化熔喷布,混淆视听,中石化对此予以严厉谴责,并将保留追究相关主体法律责任的权利。

中石化微博则调侃称,朋友圈居然成了熔喷布最大批发基地,朋友圈卖的熔喷布远远大于中石化的产量。

在张义研看来,这群倒爷中大部分都是骗子,“前天我接到消息称,天津有进口的俄罗斯现货,我亲自开车从北京赶到了天津,在一个修理厂,摆了一堆货,说是有10吨,我当时挺高兴的,10吨可以生产一段时间了,然而拆开一看,还没无纺布厚,居然能撕开。”

满腹狐疑的他用手机软件拍照,翻译了一下内部标签,发现这其实是无纺布。“很多骗子都拿着无纺布当熔喷布来卖,并且这些产品的质量还不如国产的无纺布。口罩厂商经常用布的对这些东西有所判断,但很多是刚涌进来的,什么都不懂的,进来就被骗了。”

熊易也表示,他的一个刚做口罩生意的朋友最近以52万每吨的价格从江苏无锡进了一批货,最后发现是拿无纺布冒充的假熔喷布。“现在很多倒爷说的,从欧美或者土耳其、俄罗斯进口的熔喷布,其实都不太靠谱。最好的也就是一种符合熔喷布标准的所谓‘复合熔喷布’,过滤效率还可以,我们也试过,但是没有做驻极静电处理,其实也是山寨货。”

广州某外贸公司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透露,国内疫情早期,有很多复合熔喷布从海外流入,但在检测报告上,国内与国外常常会出现不同的结果。“举个例子,一些制造工艺不太好的布在国外做出的检测报告可能显示95%。但是在做国内测完了才75%,从质感上都能看得到,它的网孔要大很多。国外也会有一些以次充好的检测机构,给出的检测报告往往有20%的悬殊。”

倒爷李立也不停地向记者推销着一批“进口货”,“KN95/N95专用中东熔喷布,449,175mm,BFE95,40万,含税另加13%,预付全款,7天交货,预付50%,12天交货。土耳其熔喷布,259,175mm,BF95,36万,含税另加13%,预付全款,10天交货,预付50%,15天交货……”

张义研表示,找熔喷布的这两周,他几乎蹚过了所有倒爷与骗子挖好的坑,现在他已经不相信任何提前打款的说法了,斗智斗勇中,他还总结出骗子们的两种套路。

第一种是说是让交资料,在中间商处排队。“不是说中石化都是定向供应拿不出货吗?但他们会说他们有关系,这要求提供三证一函以及各种材料,发票章、查货章……所有章都得盖上,但最后都没有结果,我怀疑这些人是想搜集我们的信息,骗我们的资质。”

第二种则是什么都不要求,只要开视频验资,验完资之后安排看货,看完货直接交易,这类货大多是假货,而且报价非常高。

倒爷储新也感慨,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将倒爷视为骗子,倒熔喷布已经不是个好生意了。一方面,如今各路资本都进入了炒作的大军,价格已很高了,击鼓传花的游戏随时可能会停止;另一方面,政府管控也越来越严,企业都要提供“三证一函”加各种其他的文件。其倒的一批货曾因政府控制不敢上高速,无法从南方拉回。

  欢迎您加入央财网大家庭,您不仅仅可以了解财经信息、财经新闻、新闻事件等热点,您还可以参与热点话题互动、观点阐述。

  央财网相关推荐:战疫增长模式下用相对增长率评估增长状况


  (责编:赵晶)

免责声明:本内容均系网民撰写或转自互联网,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由网民及原作者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与本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时效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央财网

相关新闻

  • 用户名密码
    共有 0 条评论
  •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央财网保持中立

图片推荐

央财网
财经信息 推荐
财经信息 最新文章
财经信息 热点文章
财经信息 绿色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