恳请扫黑巡视组打击山西交口县师、张为首的黑恶团伙幕后保护伞_头条_央财网
财经信息专业门户!
登录快速注册
您当前位置:央财网 >> 头条

恳请扫黑巡视组打击山西交口县师、张为首的黑恶团伙幕后保护伞

2019-07-30 12:43  来源:央财网  作者:admin 阅读: 2501
举报人:姚醒龙,山西省吕梁市交口县上科庄村人,2016年因实名举报师、张团伙盗采国家资源,违法占地等行为,使该团伙非法获利受阻,故而被师张二人和其保护伞共谋,人为制造冤案入狱,现服刑于太原一监,目前案件申诉于山西高院。(因我服刑条件不便,故将所写材料寄于家中,由家中代我通过网络、邮寄等方式进行举报)

   举报人:姚醒龙,山西省吕梁市交口县上科庄村人,2016年因实名举报师、张团伙盗采国家资源,违法占地等行为,使该团伙非法获利受阻,故而被师张二人和其保护伞共谋,人为制造冤案入狱,现服刑于太原一监,目前案件申诉于山西高院。(因我服刑条件不便,故将所写材料寄于家中,由家中代我通过网络、邮寄等方式进行举报)

        被举报人:师保平、张兰茂(县人大代表),分别任交口县桃花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及总经理,二人是姐夫小舅子关系。(以下简称师、张)

       

         2010年,以开黑煤窑发家的师保平,看准了交口县一度兴起的露天采矿,随后购买金龙煤业有限公司,又成立桃花投资责任有限公司,收纳其小舅子张兰茂经营管理,出谋划策。二人以披着所谓合法外衣的两家公司,开始其掠金生涯。所谓的露天采矿,其实是真正的大规模私挖乱采,几证无一,就连营业执照都是过期的。这在2016年春夏之际,交口县纪委因我实名举报调查结论可得到证实。师张以每亩不足1万元的价格从村民手中租得土地,然后以每亩20万到30万不等的价格卖给私人开采。他们的租地行为扩张到6个自然村,约3万余亩,非法获利达几十亿元。在巨大的利益诱惑下,官商勾结、钱权交易、利益输送,空股、暗股自然滋生,政府部分腐败官员的默许下违法成为常态,所以政府为此站台屡见不鲜,利益让处于利益链上的人形成一个巨大的利益集团,所以师张的保护伞已经贯通到交口县的各个相关部门。

        师张的两家公司组织集合社会闲杂无赖,成立所谓的“护矿队”、“保安队”,圈地设卡。对举报其违法犯罪的村民打击报复,对维护个人合法权益的村民武力震慑,对不愿配合其顺利租地的村民进行威迫恐吓。在所谓的采矿范围内圈地设卡,对所有进入人员盘查登记,对所有进入车辆发放通行证,俨然一个“国中之国”。其真实目的在于,害怕媒体将他们不能见光的勾当曝光。在巨大利益的驱使下,在无限权力的袒护下,他们已经到了目无法纪,有恃无恐、惨无人道,无所不为地步。所涉犯罪行为有寻衅滋事、故意伤害、故意毁坏公私财物、放火、盗采国家资源等。为了达到黑心利益的最大化,算得上是“软硬兼施”,除大力实施硬暴力之外,还实施电话恐吓、跟踪蹲守、上门威胁、上门滋扰等各类软暴力。那些所谓的“保安打手”一出动便倾巢而出,动辄几十余人,皮卡车内时常放数十根镐把,可谓装备齐全、真是宏大。老实巴交的村民见此架势侧目而视,顿足而立,加之偶有反抗村民遭残暴殴打,都得不到法律制裁,所以村民都是敢怒不敢言,眼巴巴的望着宪法赋予自己的权利被践踏,自家的私有财产被抢掠。师张的数宗罪行在交口县已持续近十年之久,是标准的黑恶团伙,是名副其实的以商养黑,以黑护商,师张团伙的保护伞更是权高位重,盘根错节,已经发展渗透到中高层政权。值此党中央扫黑除恶攻坚阶段,响应监狱开展的扫黑除恶专项活动,我再次冒死对师张团伙进行实名举报。


举报事实如下:

        一、师张团伙从2011年起至今,所涉数十起硬暴力刑事犯罪。师张团伙为了使村民能够顺利放弃自己的合法权利,为了让他们的掠金行为顺利施展,对维权和举报他们盗采资源的村民疯狂的打击报复。烧砸抢掠、私闯民宅撬门入室,犹如家常便饭,所涉罪行包括故意伤害、寻衅滋事、放火、故意损坏公私财物等数宗。

        1.刨祖坟数十座。坟地是中华民族的传统信仰,是对死去祖先的缅怀和追忆,是对后代兴旺发达的精神寄托。上至国家主席,下至平民百姓,谁家没有祖坟?所以,孔子曰“所谓孝,就是生之以礼,死之以礼,祭之以礼。”然而,师张团伙为发横财,伤风败俗,丧尽天良,干出挖人家祖坟的伤天害理之事。师、张团伙为了谋取非法利益,动用保安,多次以强行手段挖掉上科庄村的几十座姚氏坟头,祖先尸骨暴露在荒郊野外风吹雨淋半年之久,引发村民上访,最后给村民点钱了事。至今姚氏家族祖先上百具尸骨,不分辈分、不分男女埋在一个大坑里。

姚氏祖先上百具尸骨不分辈分不分男女被掩埋在这里,周边尸骨仍随处可见
姚氏祖先上百具尸骨不分辈分不分男女被掩埋在这里,周边尸骨仍随处可见

?

        2.放火恐吓不服从的村民。2011年师张团伙为了打击威慑姚俊龙上访告状,深夜对姚俊龙存放在院中的小轿车进行放火,并在大门上留下赤裸裸的恐吓字样。辛亏发现及时处置得当,才免于酿成大祸。放火历来都被视作暴力犯罪之一,师长团伙胆大妄为,不顾一院子几十口人的生命安危,做出放火勾当。

        3.利用暴力手段强挖百姓房屋(1).2015年5月27日早晨,师、张指使任冬冬(桃花矿经理)带着七八个保安和挖机司机,趁我父母出门体检家里没人时,撬门而入,搬出几样东西,将12间窑洞用挖掘机夷为平地,一针一线一件衣服未拿,家传古董、字画、古书籍、现金、生活用品等都被掩埋。事后,交口县公安局以故意毁财立案,立案长达四年后,2018年11月30日,师张团伙对毁财案做出了民事赔偿500万,事实上损失远远大于赔偿,家人为了早日让我重获自由,委屈求全,既然是刑事案件那么为什么至今没有追究犯罪分子的刑事责任?犯罪分子仍然逍遥法外。(附立案告知书、房屋被拆图片、任冬冬口供、和解协议)

12间窑洞拿出仅有的几件东西后强挖
12间窑洞拿出仅有的几件东西后强挖

?

任冬冬口供
任冬冬口供

      (2)姚和平,下科庄村人,2016年农历3月初3去康城镇子上赶集,同样,趁家里没人,师保平、张兰茂派人,撬门而入搬出仅有的几件不值钱的东西后将5间窑洞给挖了。

        4.以商养黑、以黑护商,打击、报复百姓,后再花钱摆平,雇人顶罪坐牢

       (1)2011年6月,我和同村张红珍,由于不同意师、张非法征地,光天化日,在交口县城后峪村桥头监控下面,遭到两个拿铁锹和棍棒的人凶残殴打,我头部打开4厘米长的口子,张红珍左眼角下打开3厘米长的口子。报案后水头派出所不予立案,最后师张委托胡润元给调解,可见,胡默认为是师张团伙所为,凶手至今逍遥法外。

       (2)2015年5月3日晚11时,我停在小区里的小轿车遭到任天启(孝义市大孝堡乡长兴村人)、董旭楠(孝义市兑镇煤矿人)的突袭,这两人与我素不相识,无冤无仇,作案动机何在?更巧的是作案时开的车是向桃花矿借的。任、董各判刑一年,出狱后两人扬言是在师张的指使下做的案,师张承诺坐牢一年每人给50万作为酬金,由于没有兑现,任、董才把这个不可告人的秘密公布于众,在交口人所共知。

       (3)2015年5月10日晚9时,我小舅子的装裱店,遭到两蒙面人的打砸,当时我正好在小舅子店里和小舅子一家打牌娱乐。两蒙面人拿装满红油漆、汽油、和钢钉的玻璃瓶数十个打穿装裱店的玻璃门向屋内猛烈袭击,还好只是毁了些装裱材料,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当时报了案,水头派出所不予立案。(附打砸后现场图片)

?

        (4)2015年8月26日,我一家七口人为保护5.27案发现场,在上科庄村(桃花矿)遭到陈计海(又名陈福成保安队门卫分队队长)、老李等十几二十个手持镐把的人凶残殴打,我左手被打骨折(鉴定为轻伤二级),郑彩云(我妻子)、李斌(我妹夫)轻微伤,同时还将我们开的面包车打砸了。交口公安局以故意伤害立案,立案几年不抓人,由于我家人一直上访,迫不得已2018年6月桃花矿送来一个保安队长陈福成自首,最终民事部分赔偿八十万,陈福成判刑七个月。所谓的自首,实际上是替师张顶罪,因为律师在卷宗已经查处出来了,此次伤人毁财案的幕后主谋元凶就是张兰茂),其他十几人至今逍遥法外。(后附立案告知书、伤情鉴定、刑终 判决书)。在交口,师张舍得大把花黑钱,钱权交易,背后有掌权者为其撑腰、摆平,狼狈为奸,致使师张越发有恃无恐,胆大妄为,欺压良善。

        事实上陈福成并没有参与这次殴打事件,数年来陈福成是在桃花矿负责门卫把守的,每次进出都要接受他的检查,我家七口人都认识陈福成,如果陈福成当时参与了殴打,我们家不会让他逍遥法外三年之久。在庭审时,我当庭问陈福成打我全家的地点在哪?陈回答不上来,连作案现场都说不上来,这戏演的也太假了,所以陈福成是师张掏钱雇来顶罪的。据家人探监时说,陈福成出狱后口出狂言,说七个月师张给一百万报答他,够他养老了,并且会不辱使命继续找机会报复我们家人,为了和黑恶势力作斗争我全家已将生死置之度外。

?        (5)2015年8月26日半夜3点,我已经骨折住院在交口县人民医院,在救死扶伤的圣地,师、张毫无敬畏,惨无人道地又一次指使几个蒙面人冲到医院对我进行殴打,致使浑身多处软组织损伤,全医院住院部的人噤若寒蝉,人心惶惶,报案后水头派出所做完笔录,也就没了下文。(附医院被打图片)

        (6)2012年9月,上科庄村民姚俊生,在上科庄为阻拦师张团伙挖姚家祖坟时被陈福成(又名陈计海)领的持警棒的五六个保安打伤,康城派出所有报案记录,最后经调解,桃花矿给姚俊生赔偿10万元了事。

        (7)2012年,上桃花村村民刘润贵、刘兰锁、刘贵锁、刘耀辉、刘润生等,由于反对师张团伙的非法征地行为遭到桃花矿三四十个保安的凶残殴打,保安都手持警棒和镐把、铁锹。打的住院后,最后都是给钱了结。在桃花矿打人不犯法?只赔钱,不用承担刑事责任?法律,在师、张眼里就是一张废纸,任意践踏。

        (8)2016年9月,康城镇,杨家沟村村民杨五平,开货运车去桃花矿拉铝矿,遭到桃花矿的保安陈福成等七八人的殴打,打人者也是都手持镐把,事后桃花矿给杨五平赔偿18万元了结。

        师张团伙上述所有犯罪事件均有110报警记录为证,但都是要么报案不立、要么立案不查,至今均未得到法律制裁。


        二、师张团伙涉及电话恐吓、蹲守跟踪、上门威胁滋扰等多种软暴力行为

        1.2015年5月我家老房被师张团伙毁灭殆尽,就在公安机关勘察现场时,一个显示浙江的手机号给我打电话说“再见到你,你就没命了”。迫使我一家七口人逃到北京躲难,随后又有自称吕梁黑社会老大王四四的人给我打电话说:“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后来得知吕梁真有个王四四又名王世军,公安部A级通缉犯,吕梁黑社会老大,曾任离石区人大代表,入选过某机构值得尊敬人物候选人)这两份恐吓电话录音我曾制作成标题为《吕梁抗黑风云录》的六集视频短片在各大视频网站上播放,我的微博上也有记载,获得几十万的播放量。(可提供通话录音)

        2.2016年10月我在北京期间,师长团伙派公司韩计明带十几余人驾驶两辆轿车在我家小区院内蹲守滋扰一月之余,无休止按我家门铃,我妻子报案,待警察到场后散去,警察离开后继续滋扰,我妹妹家同时也遭到同样的蹲守监视。(此事当时情况都发微博,车辆、车牌、人物均有照片记录)

        3.由于师张团伙的违法行为严重侵犯了村民的合法权益,绝大多数村民拒绝搬迁,为了胁迫村民搬迁,利用所谓的“保安”经常上门威胁、滋扰、恐吓村民。我村的姚有生、张梅牛、姚俊生等都遭此类“保安”上门威胁恐吓数次。再则这些保安车内经常放有许多镐把,经常结伙挨家上门给不愿搬迁的村民下最后通牒,限期搬迁等命令。师张团伙并未按照法律程序进行搬迁,而是用非法暴力手段进行,算得上是名副其实的“地下执法队”。

        4.师张团伙的“保安队”还恐吓、打砸上科庄村张全贵、姚有生、张梅牛、韩来旺家,下科庄姚新生、姚海生家,逼迫连夜搬家,搬走后补偿数目由师张二人决定,即使不满意,也不敢吭声。类似此种软暴力行为师张团伙在所征地的其它几个村均多次发生,且手法多样,因村民“得罪”不起他们,所以要了解详情,需进村秘密暗访才可。

        三、师张团伙涉嫌违法占地、盗采国家资源、破坏耕地、破坏自然生态环境、偷税漏税等犯罪行为。

       1.非法征地,大面积违法用地(1)2011年起,师张团伙陆续租用上科庄、下桃花等六个自然村3万余亩土地进行露天开采。国务院从2004年开始就相继下发了三份禁止以租代征的违法用地行为,而师张团伙和六个自然村签订的都是土地租赁协议。采矿不但改变了土地性质,还将村民的所有耕地全部破坏。根据国土部露天开采临时用地原则,对村民的原有耕地要登记造册,以备将来复耕后归还土地依据。师张团伙并未依法通过国土部门对村民的原有耕地进行登记造册,而是仅有部分政府官员参与的个人行为。即使将来土地复耕,给村民的土地分配带来了新的矛盾。去年土地确权,而村民却完全失去土地,比如我家原有一百多亩耕地,现在拿什么来确权?这个责任谁来承担?谁来确保村民的后续生活保障?(附航拍影像)

       (2)2016年师张利用在桃花矿的非法所得,在石口乡南山村成立修建养猪场洗白(山西南山百世食安农牧有限公司)。师张团伙以每亩200元的价格租赁石口乡南山村500亩耕地20年。由于师张团伙在当地名声在外,南山村的老百姓根本不敢反抗,土地租赁协议上签字的都是老人,年轻人也是叹息连连。师张租赁土地后用于养殖,改变了土地性质,变为建设用地,导致老百姓土地至今无法确权。

        2.盗采国家资源。据交口县国土部门确认,师张伙采矿范围内的土地一亩也未审批。该团伙在2016之前一直用过期的耐火黏土矿证冒充露天铝矿露天开采证违法采矿5年之久。即便经村民举报,中国经营报曝光,在2016年变更为铝矿露天开采许可证,采矿范围仅2.5平方公里(3750亩),但目前六个自然村已全部采空,实际采矿面积已达3万余亩,越界开采面积达到2万多亩,近10年来该团伙一直在大规模盗采国家资源。

       师张团伙破坏耕地面积涉及6个自然村,累计1万余亩,根据农村18亿亩耕地红线精神,土地管理法规定,农村耕地是受法律保护的,破坏农耕地数目巨大的应受刑事处罚。该团伙严重违反土地管理法,擅自改变土地性质,破坏农村耕地面积特别巨大,理应受到法律制裁。

?

        3.隐瞒巨大土地面积,侵害村民利益。根据县国土局提供的面积,上科庄村平面面积4150亩,实际面积5000余亩,师张团伙收买村民代表及镇政府,在没任何依据的情况下私自将上科庄村土地面积确定为1599亩租赁,3000多亩土地补偿款去向不明。其它五个自然村也是用同样的手段欺骗村民,侵害利益。(附上科庄村版图、征求意见书)

         4.严重破环自然生态环境。(1)师张团伙完全不具备露天开采资质,盲目无序的开采,至使好多地段无形增加了复耕难度,甚至不具备了复耕条件。如果到现场看看,一眼看出要全面复耕土地,不亚于重挖一次山。山上原来灌木丛生,青草郁郁,现在却一片荒凉。大面积植被毁灭性破坏,且采矿面积之巨,数以万亿方的虚土随意堆放,若遭遇洪涝灾害下游将会被泥石流淹没。早在2016年武汉洪灾之后,我在微博发表题为《武汉这场暴雨下到交口将会怎样》的文章,引发数十万的阅读量。

        (2)师张团伙的养猪场根本没有按照环保标准修建,所谓化粪池等设施,只是形象工程,并没有真正使用,也未起到一点作用,隔几天排污一次,污水顺着河道流淌,死猪随意乱倒,臭气熏天,不仅污染空气还污染了地下水源。师张二人称霸一方,老百姓都敢怒不敢言,老百姓数百次向县政府及环保部门反映,都未果。南山村三四百口老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遭到严重威胁,交口县政府根本不管,而且县某主要领导还为师养的猪做起了代言,广告牌说什么绿色山猪,出口港澳,全是谎言,全是假话,全是欺骗,全是罪恶!(附污水排放影像资料)

        (3)师张无视国法和百姓生命安危,竟把一百多头瘟疫病死的猪随意扔到生活区和养殖区,2018年7月,师张把一百多头饲料喂养的品种出栏猪,从南山村拉到盘盘峪村的放养基地,冒充放养山猪,结果正逢连阴雨,几天后这一百多头猪得了瘟疫,全部死了。师张团伙善尽天良,偷偷的把一百多头死猪赤裸裸的倒在十几公里外的高庙山沟里。高庙山是真正的老百姓的山养猪放养基地,这个山上有十多家养猪户,这些瘟疫猪一旦传染给山里几千头老百姓的放养猪,甚至瘟疫会传染人,后果不堪设想。近日,武汉暴雨没来,但猪瘟疫来了,交口猪瘟疫急剧蔓延,几十家养殖户一夜之间倾家荡产,不难想象这和师张团伙平时随意倒死猪有密切关联。(后附病死瘟疫猪处理图片)

        师张团伙以交口数万人民的身家性命当赌注,来赢取他们的昧心利益,应以破坏自然生态环境法之规定予以严惩,并彻底制止。

病死的瘟疫猪随处乱倒
病死的瘟疫猪随处乱倒

        5.涉严重的偷税漏税行为。按照师张团伙对外宣称,他们的两家公司与中国铝业山东分公司是委托开采关系,但事实上该团伙并没有实施具体的开采行为,以每亩不足一万元的价格从村民手中租来,又以每亩20—30万元不等的价格卖给私人开采,从中赚取差价。全部面积卖给几十家,每家为一个工区,每个工区独立开采销售,根本无法统计具体产量,所以财务报表都是虚报、假报。每天调矿的车队排着几公里的长队,据调矿的司机们讲每天会有几万吨的矿石运出。知情人士透露,该团伙基本没上缴过税。该团伙采矿行为已长达八年之久,所采矿石数量已是天文数字,一经审计,一目了然。

        四、师张团伙背后的保护伞盘根错节,位高权重,已涉及到诸多部门,中高层政权,滋生的腐败现象严重,涉及的人员众多繁杂,数额巨大惊人。

       (1)勾结县委书记的弟弟,盗采国家资源,违建选矿厂师张团伙在交口之所以呼风唤雨,是因为拌上了县主要领导的弟弟,该领导弟弟在师张团伙的桃花矿有股份,其中桃花矿的新七工区就是其弟弟的工区,同时还在桃花矿大门口建有一座无手续不达标的选矿厂。(后附选矿厂图片)

        (2)师张团伙采矿期间的三任国土局长全部被其腐化。从2011年至2018年,在村民对该矿持续不断、频繁的举报下,交口县相继调换三个国土局长,但都未实质性的制止师张团伙的盗采行为。冯建平2016年之前任交口县国土局局长,村民数百次举报,都未制止师张团伙的盗采行为,后遭实名举报,2016年,交口县纪委给予党内警告处分,与中阳县国土局局长王高对调。

        ②王高上任后,师张团伙盗采行为仍然继续。为此,我曾已发短信的方式向王高举报20余次,每次都注明第几次举报了,未果后,迫不得已最后一次,我向王高摊牌,“如果再不制止,我只好实名举报您了。”才算勉强得到短暂的制止。随后,我被交口县公安局以莫须有的罪名刑事拘留批捕。师张团伙盗采行为持续。

        ③2017年,交口国土局局长再次调换,因我失去自由,姓名不详。在我家人整年在北京上访举报该矿的情况下,该国土局长依然忠实的包庇该团伙一年有余。直到2018年,我家人将中国铝业实名举报,才终止了盗采行为。

        该团伙的违法盗采行为先继被《中国经营报》、《京华时报》以及多家网站报道,《京华时报》报道后引发人民网等六家网站刊发评论员文章。如此浩荡的舆论倒逼下,历届国土局长都在玩同样的游戏——躲猫猫。上面来检查,提前通知关停,检查的前脚走,后脚盗采继续。这三位国土局长拿他们的仕途当赌注,赢取的是什么?可想而知!

        (3)该团伙先后被交口县、交城县两家纪委调查,但都被摆平.2016年,因为我的数次实名举报,交口县纪委介入调查。但调查结论失实,只是罚酒三杯的处分了部分干部,师张团伙毫发无损,依然大张旗鼓进行盗采。交口纪委调查结束后,按纪委程序需要举报人对调查结果签注意见,对此,我签注了近万字的意见书,意见之:该团伙采矿面积达5个自然村,两万余亩,而调查结论仅为3600亩,包括好多数据严重失实。后发现,交口县纪委采用障眼法瞒天过海。因我村是和该团伙金龙煤业有限公司签订的土地租赁协议,而其余上桃花,下桃花,东家洼下科庄四个村是和该团伙的桃花投资责任有限公司签订的土地租赁协议,我们不知道该团伙有两家公司身份,所以只对该团伙名下的金龙煤业有限公司进行了举报,交口纪委只对金融公司所涉我村(上科庄)范围内,的面积做的调查,而对紧邻的同为该团伙拥有的另一公司所涉的四个村庄的面积给予了主观的包庇隐瞒。后我将此意见书,在博客发表题为《针对交口纪委调查结论的保留意见》的文章,引发数十万的阅读量,但交口纪委一直没有纠正。更加令人质疑的是,交口纪委副书记,随后荣升交口县国土局局长(据悉),也就是现任局长。这其中存在多少权力互换,不得而知。

       ②.2019年初,因为我家人将该团伙涉黑及相关保护伞的实名举报材料递交给中央巡视组,交城县纪委对保护伞部分介入调查。我记得十分清楚,元月21日,交城纪委的两名同志来太原一监找我谈话,我将该团伙背后所涉保护伞及腐败的问题,线索详详细细的说了一下午,而两位同志“洋洋洒洒”记录了三五行百余字,我问保存同步的视频资料吗?答不保存。结束让我签字时要求我写一句话“以上笔录我看过,和我说的相符”。我哭笑不得,疑惑良久,写了一句:“以上以上笔录我看过,记录过于简单笼统,好多问题线索并未记录,愿纪委同志下次谈话时详细记录。”这样的调查,傻子也知道结果。时至今日,交城纪委再未找我谈过话,也未告知举报人调查结果,也未签注意见。

        (4)该团伙的保护伞遍及整个交口系统,多名公安干警充当该团伙的保护伞,保护伞行为包括入干股采矿、报案不侦、有案不立、立案不破、滥用权利、制造冤案、迫害无辜等多种方式具体如下:

        ①.师张团伙拿200土地亩贿赂交口县公安局副局长张俊川和耿俊明,张为其充当保护伞,防暴队长耿俊明其提供爆炸物品。河南投资商刘双军早在2009年就看准了露天开采这个商机,通过刘国民介绍花1200万租赁东坡村的所有土地,但由于一直没拿到合法的开采手续,无奈2017年将东坡村1200万原价卖给了张俊川,张俊川转手以3000多万的价格卖给师保平,从中获利2000万(东坡村根本不在下桃花矿界内,完全属于越界盗采)。同时师保平又将其中的200余亩土地贿赂给张俊川和耿俊明,张俊川、耿俊明用3个月时间将200亩地的资源采完,为自己创造非法利润上亿元。

        ②.温贵生、水头派出所干警。2011年我和同村的张红珍在交口县城后峪村口的监控下面,当街被两名陌生男子打伤,报案后温贵生负责办案侦察,但其压案不侦,并始终未予立案,凶手至今逍遥法外,(水头派出所,有烤贝当时打人时的监控视频)。

        ③李志强,原康城镇派出所所长。该团伙的矿区就在李所长管辖区内,该团伙多的多起暴力刑事案件都在李所长的保护下压案不侦或犯法不究。2015年我家就就发生两起暴力案件,一开始拖延时间不予立案,后立案不破,2016年,被我实名举报后,免去其所长职务。

?

        ④张小平,交口县公安局药品管理执法大队队长。长期打着公安局的官方旗号,多次传唤,询问诸多无辜村民,滥用公安权力威吓村民,实则纯属个人行为,为该团伙“站台服务”我村有姚万生,姚计生,张梅福等多人被张小平传唤询问过,我也曾被传唤过两次,当我当场识破他的伎俩,并指出,我怀疑你私设公堂,张面色慌张,再没传唤过我。(我录音保留)。

        ⑤刘俊明,交口县公安局刑警队队长。2016年11月,我被其以敲诈勒索刑事拘留,后人为制造冤案将我判刑入狱,即在该案的侦办过程中凸现出明显的同流合污之嫌,该团伙多达数次的虚假报案,刘俊明马首是瞻的积极调查,该团伙将一笔所谓的涉案钱款,捏造两种不同的所谓犯罪事实,反差极大的两种罪名报案,理由只是记错了,世界人都知道怎么回事,刘俊明明确信以为真,然而在我的案子上,能证明我清白的关键性证据,他却避而不侦,不予取证。办案过程徇私舞弊,对我所涉款项支出的关键证人许晓峰的三次询问笔录一页也没放卷宗里,其目的不攻自破。我会将申诉进行到底,我也不会放弃对这种公安败类的控告。

       交口县公安局一面将我以敲诈勒索立案起诉,一面却以公安局官方身份多次约我的律师谈判补偿事宜,执法机构本应是法之权威,却在上演如此打脸之笑话,实则令人咋舌,交口县公安局对人民群众有关该团伙的多起报案,漠然置之,而对该团伙的诬告积极调查,人民警察难道不是为人民服务吗?

        (5)交口县检察院的胡生元,马向红,两位领导长期充当该团伙的保护伞。二人是策划实施我这桩冤案的主要人物之一,事实不清,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仅靠该团伙的诬告,就将一个无辜合法公民批捕起诉。对一审法律依旧充足的公正判决,交口检察院没有法律依据依然提起抗诉,法律纯粹是在为他们服务的,

        ①.交口法院在2017年腊月27日下达了判决书,交口检察院在中国人的传统节日大年29,不辞辛劳,匆匆提交了抗诉申请,对工作积极负责的精神真是令人敬畏!!!!

        ②.2015年8月,师张团伙20余人将我一家围攻,康城派出所先是不立案,后立案不破,2017年我的律师向交口县检察院提交了控告信,要求该院按寻衅滋事罪追究所有参与者的刑事责任,但被该院一直扣压,至今没有答复。后在扫黑除恶政治背景的压力下,该寻衅滋事事件被交口县公安局若化成故意伤害罪。20多人参加恶的性事件,该团伙找了一个保安(陈福成)顶罪平事。事实上陈福成根本没参加,但交口县检察院批捕到起诉,一路绿灯通过。胡润元,是胡生元的弟弟,胡润元对外宣称:该团伙低价给他一块地,(上科庄的四工区)他转手高价(正常价格)卖给孝义老板,获利一干余万元。不难看出这是变相的钱权交易。这也正是胡润元长期充当中间人的角色,为该团伙“调解”“平事”乐此不疲为该团伙“服务”的原因。

        (6)交口县法院副院长,刘贵生,是师张团伙的铁杆保护伞。①.刘贵生是审理我案子的审判长,其在没有证据支持下,依靠他的主观“推断”定罪,更可怕的是,这种“推断”存在很明显的主观偏向性,没有丝毫的科学性、逻辑性可言。同是当事人的张连文,在当庭否认了事实,刘贵生却推断“有可能”是张连文所为,刘贵生这样不以事实说话,凭他个人意志改变客观事实判我有罪,居心何在?为了给我定罪,他算是“煞费苦心”,创下了有史以来最为荒唐和奇葩的判决。

        ②.接下来,陈福成案,更能说明刘贵生于师张团伙是一丘之貉。无独有偶,陈福成案又恰好是刘贵生审理。我的律师指出,案卷中有好些疑点,已经证明,陈福成就是顶罪的,我当庭发问陈福成,陈连案发现场的位置说的都是错误的,这样一个对案发现场毫无知情的人顶罪,案子中会有多少漏洞?其不以客观事实的依据,不顾受害人质疑与反对,硬是将一个顶罪的人按他们的目标,以故意伤害罪结案。

交口县人民法院(2017)晋1130刑初34号刑事判决书第26页
交口县人民法院(2017)晋1130刑初34号刑事判决书第26页

?

?

       (7)乔劲松,交口县县长,师张团伙赠送乔县长200亩地。可乔,开采时运气不佳,并未赚钱,虽实情不详,但有两件事乔县长遭人质疑。一是我蒙冤限制自由后,家人救我心切,常年在北京上访,交口县政府面临巨大的街接坊费用,一不采取行政措施,制止该团伙;二不调查落实解决问题。我在石楼县看守所羁押时,同监控室一位接近该团伙的人讲,两会其间,你家人在北京上访,一次接访费用高达80万元,如此只巨额的接访支出,若由县政府承担以何名义?接访本是政府的行为,若由该团伙承担,之间又有多少说不清道不明的渊缘?第二件事是,乔县长是交城人,任交口县长之前在交城任职,2019年恰好由交城县纪委调查,该团伙的保护伞问题,是巧合还是有意人为安排。

        (8)师张团伙的保护伞已深入中高层政权。                                    

        ①.吕梁市打黑办贾健全,2016年11月我被交口县公安局拘留,办案人刘俊明告我说这是吕梁市公安局办理的案件,他们是配合,将我羁押到中阳看守所,我告其你们给我出示的拘留证是石楼县看守所(交口的看守所正在承建,交口所有的在押人员都在石楼看守所关押)。后来为了换拘留证足足等了一下午,我当时就意识到必遭一些皮肉之苦,果不其然,进入中阳看守所当晚就遭到惨无人道的殴打折磨。左耳被打的耳膜穿孔,脊背上被开水烫伤的血痂,直至两年之后都没有退去,被鞋底毒打的淤青整个腰下大腿部分,屁股更是肿起一寸之高,直至半年之后才逐渐散去。次日提审时果然有市公安局的人参与,在我执意要他出示证件的情况下,他脾气火爆的给我看了证件,此人正是贾健全。后来在同监室在押人员中了解到,贾健全是吕梁扫黑办。后在中阳看守所关押整两个月,并未发现新人进入要遭如此残暴的殴打,我才意识到这完全是贾健全安排授意下的结果。贾健全参与两三次提审后再未露面,并且案卷里始终未见贾讯问我的一纸笔录,才知道吕梁市公安局办理我的案子纯属谎言。贾健全的这种行为纯属徇私枉法,在一审庭前会议时我的律师提供的证据中指出,贾健全参与提审,后据悉贾健全是山西省公安厅副厅长贾继武的侄子,由此可见贾健全叔侄正是制造我这起冤案的幕后黑手。

        ②.这样一起认为制造的冤案,荒唐奇葩的判决,竟然被二审完全通过。交口县检察院没任何依据的抗诉书,竟然被吕梁市检察院认可,吕梁中院简单粗暴,寥寥百余字给我加了一项罪名。更让人费解的是,你说我敲诈勒索,又自愿补偿我500万,判决书却是未遂,这多矛盾,应该是继遂才对呀?不难想象,这一切都是权力使然。在这场纷纷烈烈的扫黑除恶运动下,师张团伙丝毫没有被撬动,背后的权利力量有多大?在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下,师张团伙悠然自得盗采国家资源8年之久,背后有何方神圣在主沉浮?

     师张团伙盗采国家资源的背后,折射出中国铝业高管腐败现象。中国铝业身为央企,内部管理混乱。将采矿权竟然委托给一个没有露天开采资质的私营公司进行开采,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该私营公司又卖给个人开采,开采来的矿石有没被中国铝业回收利用,而是有这些人自行销售。销售所得又归私人所有,通过层层转手,国家资源基本流入个人囊中。在这乱象众生的背后,有多少人在刮分这块巨大的蛋糕?

姚醒龙的委托信
姚醒龙的委托信

        五、瞒报八起矿难命案

        师保平、张兰茂二人在交口县横行百里,但大家都是敢怒不敢言。师保平自开黑煤窑至今,由于没有手续,安全保障无从谈起,所以,屡屡发生安全事故,据不完全统计,至少发生8起安全人命事故,都被其花黑钱摆平,是名副其实的草菅人命。

        1.郭建国,男,双池镇梁家沟村人,原回龙乡派出所副所长。韩兆玉,男,双池镇青山村人,原回龙派出所民警,2010年5月18日,在销毁从师保平黑煤矿查处回来的爆炸品时发生意外殉职。(师保平私藏炸药造成严重后果却被其使黑钱摆平)

        2.福建人,小名李老五,夫妻二人,2012年12月凌晨三四点,在位于东家窊村的桃花矿旧七区,工程车将屋内熟睡中的老五两口子压死,遇难时两口子是七工区的老板,当时工程车撞了一排房子,师保平、张兰茂连夜清理了尸体及现场,威胁知情者“谁敢说出去就杀了你们全家!”

        3.庞庆录,男,回龙乡枣窊村人,2013年正月13在师保平、张兰茂的桃花矿被工程车压死。

        4.陈玉龙,男,石口乡陈家峪村人,2016年9月,在桃花矿遇难死亡。

        5.村民知情的还有孝义的两人,分别在桃花矿的八二队和四工区遇难死亡。由于师保、张消息封锁的特别严实,所以外地遇难者留下的信息特别少,但到死者村里均可查证。


         六、师保平“通缉犯”,但神通广大仍然出席政协列席代表

2016年年底,师保平因诈骗3000万,被山西孝义市警方挂网上通缉,但又被其用黑钱摆平,在2018年的交口县两会上师保平却人模人样地出席交口县政协会议列席代表。可见在交口,乃至吕梁地区,师、张黑白两道同吃。

         七、师张团伙利用保护伞便利诬告陷害、打击报复无辜村民,给不服从的村民带来牢狱之灾

        1.杨计虎,交口县回龙乡东坡村人,2012年担任东坡村村民小组长,由于没有将东坡村的土地低价租赁给师保平、张兰茂,而是高价租赁给了河南投资商刘双军。师保平为了报复杨计虎勾结利用他们在交口公安局和检察院的保护伞,将杨计虎以非法买卖土地罪刑拘十一个月。非法买卖土地?贼喊捉贼?

        2.刘福元、刘兰柱,交口县上桃花村人,师保平曾贿赂钱财让帮其摆平村里反对征用土地的村民,结果没有办到师张二人满意的程度,2016年,将刘福元、刘兰柱刑拘,直到二人把钱财退还写了保证书,才得以释放。费解的是师张二人的事情在公安局和检察院为何总是一路绿灯?

    

         以师张为首的黑恶团伙,严重侵害到人民群众的安定生活环境,国家的长久治安。不仅肆意侵占人民群众的利益,还贪婪侵吞着国家利益。由此滋生的保护伞、腐败问题,严重辱没了党的声誉,丧失了人民群众对党的信任。此事呈现了吕梁塌方腐败现象,吕梁官场黑暗超乎想象。习总书记提出“依法治国”,执法公正才是根本保障,可是吕梁这些执法机关已将“法”玩弄到他们的股掌之间。这不仅玷污了法律之威严,且严重阻碍了依法治国之进程。吕梁犹如一个独立王国,这里部分腐败官员的胆量已经膨胀到无法无天……

        恳请贵单位收到举报材料后,务实求真的展开调查,彻底扫除以师张为首的黑恶团伙,深挖其幕后的保护伞。归还吕梁一个干净的政治生态环境,严厉查处塌方式的司法腐败,给我平冤昭雪,还我公正与自由。跪谢!

         (举报材料过长,所有证据不一 一上传,可随时配合巡视组调查提供)

 

                                                                                                             举报人:姚醒龙

                                                                                                              2019年 6月2日 

相关新闻

  • 用户名密码
    共有 0 条评论
  •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央财网保持中立

图片推荐

央财网
财经信息 推荐
财经信息 最新文章
财经信息 热点文章
财经信息 绿色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