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信息专业门户!
登录快速注册
您当前位置:央财网 >> 观点

财经信息报道:疫情下法兰克福机场进入“半休眠”状态

2020-04-02 14:32  来源:央财网  作者:admin 阅读: 77
早在3月17日,欧洲第二大航空公司法荷航就宣布因疫情带来的运力缩减而停飞所有A380。现在,欧洲第一大航空公司汉莎航空旗下机队中的14架A380也全部“趴窝”了。

3月29日是欧洲夏令时第一天。清晨6点,又一架A380结束最后一班飞行,准备进入暂时停飞状态:从曼谷出发的汉莎LH 773次航班载着24位机组人员和500余名乘客降落在德国法兰克福机场,这里是欧洲第四大机场,也是汉莎航空的基地。

早在3月17日,欧洲第二大航空公司法荷航就宣布因疫情带来的运力缩减而停飞所有A380。现在,欧洲第一大航空公司汉莎航空旗下机队中的14架A380也全部“趴窝”了。

成本原因,是汉莎航空给出的官方理由;何时复飞,答复则是无限期。毕竟在新冠疫情持续肆虐的这个早春,再也没有人会对踏春或复活节假期感兴趣。

A380,是世界上最大的客机机型,也曾是欧洲工业合作与复兴的象征。A380停飞,释放出欧洲航空业现状堪忧的信号。

德国尚未效仿法国、意大利、西班牙等国推出全面的禁足令之前,笔者前往了法兰克福机场一探究竟。

7056万人次的旅客接待量、210万吨的货物吞吐量,法兰克福机场是欧洲第一大货运机场、第四大客运机场,与伦敦希斯罗机场、巴黎戴高乐机场与阿姆斯特丹史基浦机场并列为欧洲四大超级机场。

不同于一般情况下距离市区数十公里距离的枢纽机场,法兰克福机场距离市区仅有10公里,搭乘地铁仅需15分钟,因此在中央火车站就能明显感受到了前往机场人流的大幅减少。相比于往常S8、S9号地铁进站时争先恐后上车的行李箱大军,3月最后一个周末的机场线上几乎空无一人。

1号航站楼硕大的航班信息公告板下,同样不见人影。即没有寻找值机柜台的旅游,也没有行色匆匆的常飞族,甚至连平日里熙熙攘攘的555号退税柜台都无人值守。以往最多一屏只能罗列两小时内航班信息的公告板,从早到深夜出港航班一眼望到底。

1号航站楼是工作人员数量大于旅客数量,2号航站楼则几乎被悉数关闭。平时回国搭乘的东航航班值机柜台就位于该航站楼的D区,如今D区已经空空如也。

1号航站楼。拍摄:钱伯彦

汉莎航空休息室。拍摄:钱伯彦

2号航站楼D区。拍摄:钱伯彦

根据法兰克福机场运营公司Fraport公布的数据显示,在3月16日至22日的一周时间之内,法兰克福机场的客流量与去年相比下跌了73.5%,达33.1万人次;航班起降数量同样减少了58%,达3960架次;即便是受疫情影响最小的货物吞吐量也减少了约五分之一,为3.6万吨。

欧盟委员会于3月19日起正式生效“封盟令”。按照规定,欧盟对除本国公民之外的所有旅客封锁边境。仅3月19日当天,机场警察和海关就直接遣返了139名非欧盟公民。

在禁令生效之后一周,3月23日至29日机场客流量进一步缩水。法兰克福机场的旅客流量同比减少了91%,仅为11.9万人次;航班数量下滑了81%,达1836架次;货物吞吐量则略微萎缩至3.3万吨。

具体到汉莎航空,自3月24日起就取消了95%的航班,每周起降的航班数量仅保持230架次。汉莎航空763架客机组成的机队中的700架也因此全部待在地面待命。这一情况将持续到4月17日,即欧盟禁令时限。

法兰克福机场西北跑道将不再有航班起降。图源:Tagesspiel

对于汉莎而言,大量航班停飞除了意味着收入损失,还意味着不菲的额外开支。即便是经济效率最高的A320机型,公司也需要投入60个额外工时用于抽干燃油箱、密闭客舱确保干燥等维护工作。

为了解决汉莎航空700架飞机的停泊问题,法兰克福机场方面甚至不得不停用西北跑道,将其临时用作汉莎机队的停机场。该跑道正对2号航站楼,也是该航站楼变成“鬼楼”的直接原因。

面对客流量的暴跌,机场公司Fraport AG目前仅保留了4000余人留守岗位,其余的18000人则全部转入“短期工作制”(Kurzarbeit)。在此期间,员工工资的大部分将由国家负担。

或许是受益于短期工作制的缓冲,Fraport目前对于公司的财务状况、特别是现金流问题仍颇为乐观。“我们希望不用依赖国家补助,从已经实施的成本缩减措施来看,我们可以做到”,Fraport董事会主席舒尔特(Stefan Schulte)在3月27日接受《法兰克福汇报》采访时表示,公司已经准备了高达10亿欧元的流动准备金。

Fraport AG是仅次于西班牙机场管理局、希斯罗机场控股、巴黎机场集团的全球第四大机场集团。根据Fraport 2019年财报显示,虽然Fraport年营收高达37亿欧元,其12.1亿欧元非航业务收入与10.27亿欧元的航空业务收入比例也十分健康(剩余的14.6亿欧元收入由参股海外机场带来)。

但非航收入占比过半也是Fraport需要面对的问题。受限于此前默克尔政府“禁止3人以上聚集并关闭一切非必需品商店”的行政命令,机场除肯德基、麦当劳等快餐店之外几乎商店都已经关门大吉。即便是带来收入最丰厚的官方免税品商店大门上也张贴了“建议您前往我们网上商城购物”的告示。

据在机场新秀丽专卖店工作的黄丽说,公司早在3月中旬就要求大部分员工居家办公。黄丽目前仅能拿到基础工资,能否申请国家补助的短期工作制度仍未最终敲定。

Fraport董事会主席舒尔特上周已公开表示:“公司将继续提供最低限度的机场服务,此举是为了保障国家利益,从纯经济角度而言,仅依靠航空货运收入本不足以运营机场。为此我们已做好准备与相关机构商谈,谁来承担该笔费用。”

舒尔特所指的国家利益包括保证医疗物资空运以及德国国防部启动的撤侨行动两方面。3月29日夜间,一笔含280万只口罩的12.7吨医疗物资就从法兰克福机场入关直接被转送至当地医院。

然而,过手医疗物资并不等于拥有医疗物资,法兰克福机场的员工防疫装备几乎与“裸奔”无异。

据笔者观察,无论是机场警察还是各大航空公司的地勤人员,佩戴口罩的人数比例依然不足十分之一。“我们没有分到消毒液,没有口罩,也没有手套”,一位负责管理行李推车的地勤人员表示道。此前已有机场工作人员在当地媒体《op-online》公开批评机场公司:“现在的状况骇人听闻,完全不符合国家的预防传染病规范。”

据悉,如所有德国公司一样,汉莎航空为公司13.5万名员工建议的防疫守则总体有三条:保持安全距离、避免握手以及勤洗手。

据黑森电视台报道,直到三周之前,汉莎还禁止负责在值机柜台入口和安检口答疑、引导人流的员工佩戴口罩。

不过,即使是略显简易的“安全老三条”也没有得到严格执行。尤其是保持安全距离这一条。

如果说空荡荡的机场中哪里还有人气的话,无疑则是护照检查口。虽然在值机柜台、安检入口处都看到醒目的1.5米间隔带,但排成长龙的旅客依然挤做一团,同时仍有超过半数旅客并未佩戴口罩。

地面上的安全距离标识线。图源:钱伯彦

法兰克福机场的护照检查处依然人满为患。图源:Stefan Rüttiger

松懈的防疫措施在抵达大厅也同样十分明显。虽然法兰克福机场很早便设立了隔离区域,但入港旅客从行李提取处前往机场交通依然如入无人之境,并未找到体温检测人员或红外线体温扫描设备。目前确定抵达旅客健康与否的唯一途径,仅是旅客自行填写的入境信息卡。

搭乘最后一架A380返回欧盟的基尔大学附属医学院的医生Kathrin Kelly就在《法兰克福汇报》上公开质疑:“泰国航空的机组人员并未在飞机上分发任何入境信息卡,入港之后也没有任何工作人员负责检查或回收入境信息卡。”

根据规定,对于可能携带新冠病毒的旅客,例如曾在疫情期间乘坐邮轮的旅客,德国卫生部将派专人确认其健康状况;而来自疫情风险地区的旅客则必须填写含有健康信息、联系方式和联络人在内的入境信息卡。不过,目前仍仅有意大利、伊朗、中国湖北等地区被列为疫情风险地区,虽然新冠病毒早已在全球遍地开花。

面对质疑,负责机场运营的Fraport公司表示,机场方面已经采取了足够的防疫措施,其中包括将保持安全距离的广播提示播放频率从10分钟一次提高到5分钟一次、在电子屏幕上滚动播出卫生条例以及在地面上标记更多的安全距离标识、机场摆渡车的上客量上限设为平日的三分之一等。

正如法兰克福市的卫生事务负责人Udo G?tsch所言:“对所有入境旅客都进行无差别检查即不可能也无意义,部分旅客始发于确诊病例数量远少于德国的国家,德国早已经进入社区传播,而不再是输入性为主。”

相关新闻

  • 用户名密码
    共有 0 条评论
  •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央财网保持中立

图片推荐

央财网
财经信息 推荐
财经信息 最新文章
财经信息 热点文章
财经信息 绿色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