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前高管被查:广州浪奇存货失踪案还在发酵 市值4个月腰斩_公司_央财网
财经信息专业门户!
登录快速注册
您当前位置:央财网 >> 公司

两位前高管被查:广州浪奇存货失踪案还在发酵 市值4个月腰斩

2021-01-28 10:05  来源:央财网  作者:小小 阅读: 108
自去年9月,广州浪奇宣告因资金状况紧张出现部分债务逾期,之后又发生了数亿元的存货“离奇失踪案”。如今广州浪奇的存货风险依然高悬,债务“黑洞”也越来越大,因债务逾期及涉及相关诉讼事项影响,广州浪奇融资能力及资金状况、部分业务的开展均受到一定影响。

  自去年9月,广州浪奇宣告因资金状况紧张出现部分债务逾期,之后又发生了数亿元的存货“离奇失踪案”。如今广州浪奇的存货风险依然高悬,债务“黑洞”也越来越大,因债务逾期及涉及相关诉讼事项影响,广州浪奇融资能力及资金状况、部分业务的开展均受到一定影响。

  另外,鉴于广州浪奇当前面临的债务逾期、诉讼等风险事项,公司部分土地收储款项被暂扣。

  风波之下,广州浪奇的总市值在4个月的时间里已经腰斩。

  前总经理和前董秘被监察机关立案调查

  1月27日晚间,广州浪奇发布公告称,“公司前任副董事长兼总经理陈建斌、前董事会秘书王志刚因涉嫌职务违法,目前已被监察机关立案调查。”

  公告中,广州浪奇还提到,针对贸易业务涉及的存货风险、应收预付等债权债务、公司相关人员涉嫌刑事犯罪及违法违纪的有关事项,监察机关、公安机关等有关部门的调查和侦查工作仍在进行中。

  记者查询资料发现,陈建斌于1968年出生,工程师,经济师,本科毕业。他曾任广州市浪奇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董事会秘书,副总经理,总经理,第八届董事会董事、副董事长;后来又担任广州市浪奇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第九届董事会副董事长,兼任广州百花香料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广州双鱼体育用品集团有限公司董事。

  2020年4月,陈建斌因工作调动,调任广州轻工工贸集团有限公司,辞去广州浪奇总经理的职务。截至2020年4月28日,陈建斌持有广州浪奇股份165720股。

  王志刚于1973年出生,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本科毕业。他曾在广州市浪奇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液洗厂、技术部和研究所等部门任职,分别从事生产工艺管理、技术改造、标准化工作和日化新产品开发等技术研发和管理工作。他曾任广州浪奇MES项目组经理、研究所副所长,从事生物新材料的技术开发应用工作和技术管理工作,辽宁浪奇实业有限公司监事。

  2014年6月起,王志刚担任广州浪奇投资总监,从事公司投资项目开发、高层次人才管理和技术合作等工作,自2015年4月起任广州浪奇董事会秘书。他还兼任广州市奇宁化工有限公司董事、江苏琦衡农化科技有限公司董事、广东奇化化工交易中心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广州奇化有限公司董事长、广州汇垠浪奇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

  2020年7月30日,王志刚在任期届满后,不再担任广州浪奇董事会秘书职务。截至2020年7月31日,王志刚持有广州浪奇股份16600股。

  超5亿存货“离奇失踪”,债务“黑洞”越来越大

  公开资料显示,广州浪奇是中国华南地区历史最悠久的洗涤用品生产企业之一,也是广东省历史最悠久的日化行业上市公司之一。公司主要进行日化产品的生产,并在此基础发展了化工原材料的生产和销售,2019年公司并购了华糖食品,食用糖和饮料等食品的生产和销售成为公司新的业务组成。

  就是这样一家老牌日化企业,已经身陷危局数月。

  2020年9月25日,广州浪奇发布公告称,因资金状况紧张,公司出现部分债务逾期情况。经公司财务部门统计核实,截至2020年9月24日,广州浪奇逾期债务合计3.95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20.74%。

  深交所的关注函很快到达,要求广州浪奇解释相关逾期债务的发生原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同年9月28日,广州浪奇发布了一份关于部分库存货物可能涉及风险的提示性公告,总价值约5.72亿元的库存货物“离奇失踪案”由此揭开冰山一角。

  广州浪奇在公告中称,公司无法对存放在江苏鸿燊物流有限公司(下称“鸿燊公司”)及江苏辉丰石化有限公司(下称“辉丰公司”)的货物开展正常盘点及抽样检测工作,相关存货价值约为5.72亿元。按照广州浪奇2019年全年约0.62亿元的净利润测算,这批存货相当于其9年的净利润。

  而鸿燊公司、辉丰公司均否认保管有广州浪奇存储的货物。

  2020年9月30日,广州浪奇称,关于部分库存货物可能涉及风险的事项,公司已将一名涉案人员移送公安机关,公安机关已立案侦查;公司还将通过诉讼等方式依法维护公司权益。

  在找寻存货的过程中,广州浪奇的债务“黑洞”也浮出水面。

  截至2020年12月30日,广州浪奇及子公司逾期债务合计7.10亿元;同时公司贸易业务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31.30亿元,逾期金额为31.30亿元,贸易业务预付账款账面余额为15.96亿元,账龄超过90天的金额为15.76亿元。

  因债务逾期及涉及相关诉讼事项影响,广州浪奇融资能力及资金状况、部分业务的开展均受到一定影响。

  截至2020年12月31日,广州浪奇及子公司共24个账户被冻结,累计被冻结的资金余额合计2.81亿元(其中,美元户余额按照本公告日汇率换算);公司名下部分子公司及孙公司股权被冻结价值合计4.19亿元。

  截至2020年12月30日,广州浪奇已掌握证据表明贸易业务存在账实不符的第三方仓库存货金额及其他账实不符已发出商品金额累计达到8.98亿元,公司已于2020年第三季度计提减值准备8.67亿元。

  此外,广州浪奇及子公司在四川库区结存的磷矿及磷矿粉因受现场条件限制仍未能准确核实数量及确定货物权属,涉及货值合计3.43亿元,相关核查工作仍在进行中。

  广州浪奇已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公司部分土地收储款项被暂扣

  2021年1月8日,广州浪奇收到中国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广州浪奇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

  此前,广州浪奇已经于2020年12月10日收到来自深交所的监管函,监管函显示,广州浪奇未及时披露未能清偿到期重大债务的违约情况、未及时充分披露相关存货涉及风险情况、未及时披露收到土地移交确认书。

  除了存货“离奇失踪”和越来越大的债务“黑洞”,被立案调查的广州浪奇还面临着很多“麻烦”,比如部分土地收储款项被暂扣。

  2021年1月11日,广州浪奇收到广州市土地开发中心发出的《广州市土地开发中心关于浪奇公司车陂地块收储补偿款支付情况的函》。

  根据广州土地开发中心与公司签订《国有土地使用权收储补偿协议》相关约定,广州土发中心应支付广州浪奇第四期补偿款和提前交地奖励合计10.54亿元。

  结合广州浪奇付款要求及财政预算安排,广州土发中心已于2020年12月支付广州浪奇补偿款6.40亿元,在办理补偿款支付手续期间,广州土发中心陆续收到多家法院送达的协助执行通知书,要求冻结广州浪奇补偿款共计为6.55亿元,其中根据法院的要求已向法院划拨补偿款共计2.06亿元,法院要求冻结补偿款的余额为4.49亿元。

  因此,广州土地开发中心暂无法向广州浪奇支付剩余补偿款2.08亿元。

  随着风波不断,广州浪奇的股价也一路走低。

  数据显示,从2020年9月25日开盘,到2021年1月27日收盘,约4个月的时间,广州浪奇的总市值就从36.08亿元下滑至17.76亿元,累计减少约18亿元。

  欢迎您加入央财网大家庭,在这里您不仅仅可以了解最新的财经信息、财经新闻、新闻事件等热点,您还可以参与热点话题互动、观点阐述,欢迎大家参加!


  央财网相关推荐:Libresse薇尔:与千万个“她”同行

  (责编:赵晶)

免责声明:本内容均系网民撰写或转自互联网,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由网民及原作者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与本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时效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央财网

相关新闻

  • 用户名密码
    共有 0 条评论
  •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央财网保持中立

图片推荐

央财网
财经信息 推荐
财经信息 最新文章
财经信息 热点文章
财经信息 绿色经济